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首年交出怎样的成绩单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1 01:03

2018年1月19日讯,一年前的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如今,执政首年即将过去,特朗普交出了一份怎样的成绩单?

1月1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挪威首相索尔贝格共同主持的白宫记者会上说,美国有可能重返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但前提条件是必须按美国意愿重新达成“公平”的协议。新华社/美联外交:破旧未立新

执政第一年,特朗普三次出访,去了中东、欧洲、东亚和东南亚,出席了北约峰会、二十国集团峰会、联合国大会、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和美国-东盟峰会。他没有访问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也未踏足拉美、非洲和大洋洲。

在去年5月的中东欧洲之行中,特朗普谈下美沙军售大单,拜谒耶路撒冷哭墙,出席布鲁塞尔北约峰会,要求盟国增加防务支出。这次出访,奠定特朗普政府一年来“热络”沙以、“冷落”欧洲的基调。

上月,特朗普把“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败退归功于自己的“领导力”,还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着手准备迁移美国使馆。本月,特朗普最后一次延长针对伊朗核问题的制裁豁免期,向有关国家发出“不修改协议,美国就退出”的通牒。

中东之外,特朗普政府在亚洲着墨最多:宣布美国对朝“战略忍耐”结束,代以“极限施压”,将朝鲜重新列为“支恐”国家;宣布对阿富汗增兵新战略,叫停对巴基斯坦反恐援助;重申对日韩等盟国安保承诺,积极提升美印关系;在元首外交引领下,中美关系总体稳定,被视为特朗普执政首年外交亮点。

这一年,“特式外交”最受注目的,莫过于自我削弱美国在全球治理体系中的地位: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制定进程,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还要求多国重谈双边自贸协议。美国一系列“退群”动作,令原本以华盛顿马首是瞻的西方世界一片哗然。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指出,特朗普执政首年最大外交成绩是与中国领导人保持了良好的工作关系,最大外交败笔是单方面退出一系列多边协定,损害了美国的经贸、公信力和国际形象。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执政一年来破了很多旧章程,但未立下任何国际社会认可的新规矩。美国“退群”但“群”仍在,国际多边治理继续前行。一年时间尚不足以判断特朗普奉行的“美国优先”能否“让美国再次伟大”,但显然加深了美国任性自私的“世界印象”。

内政:掌控和分裂

执政一年来,特朗普交出的内政治理清单内容满满。

在民生领域,特朗普运用总统行政权力放宽前任奥巴马医改部分规定,利用税改废除了强制纳保条款;针对阿片类药物滥用成瘾,宣布国家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查捕非法移民,暂禁全球难民和部分国家公民入境,收紧移民签证,终止“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取消海地、萨尔瓦多等国灾后移民临时保护身份。

在司法领域,获得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就任,令保守派在最高法院重占上风。特朗普还提名数十名立场保守的少壮派法官进入各级联邦法院,使得司法系统内的保守派力量大增。

在经济领域,特朗普促成了美国30多年来首次重大税改,并大力给美国能源开发松绑,废除了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清洁电力计划》。在减少政府监管方面,特朗普政府一年来取消、暂缓或简化了1579项法规。

在安全领域,特朗普大幅增加军费,签署了总额约7000亿美元的2018财年国防授权案,并把美军网络司令部升级为美军第十个联合作战司令部,将网络空间视为与海、陆、空和太空并列的美军第五战场。特朗普还亲任美国军火“首席国际推销员”,向盟友大力推销武器,并要求美国驻外大使都要为海外军售出力。

在科技领域,特朗普一方面着手大幅削减科学与环保项目预算、取消气候变化研究资金,另一方面下令重建美国“国家太空委员会”,宣布美国宇航员将重返月球,还准备研究2033年探索火星的可行性。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的内政治理清单表明,他是一名“掌控者”,既不弱势也没有被架空,懂得如何运用总统权力推行他所认定的政策。同时,他也是一名“分裂者”,其政策往往加剧了国内民意的对立。

一年来,特朗普绝大多数时候都能获得逾八成共和党选民支持,但民主党选民对他的支持率却很少超过8%。

(据新华社华盛顿1月17日电)

(原标题:执政首年 特朗普交出怎样的成绩单 )

 

来源:北京日报

2018年1月19日讯,一年前的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如今,执政首年即将过去,特朗普交出了一份怎样的成绩单?

1月1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挪威首相索尔贝格共同主持的白宫记者会上说,美国有可能重返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但前提条件是必须按美国意愿重新达成“公平”的协议。新华社/美联外交:破旧未立新

执政第一年,特朗普三次出访,去了中东、欧洲、东亚和东南亚,出席了北约峰会、二十国集团峰会、联合国大会、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和美国-东盟峰会。他没有访问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也未踏足拉美、非洲和大洋洲。

在去年5月的中东欧洲之行中,特朗普谈下美沙军售大单,拜谒耶路撒冷哭墙,出席布鲁塞尔北约峰会,要求盟国增加防务支出。这次出访,奠定特朗普政府一年来“热络”沙以、“冷落”欧洲的基调。

上月,特朗普把“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败退归功于自己的“领导力”,还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着手准备迁移美国使馆。本月,特朗普最后一次延长针对伊朗核问题的制裁豁免期,向有关国家发出“不修改协议,美国就退出”的通牒。

中东之外,特朗普政府在亚洲着墨最多:宣布美国对朝“战略忍耐”结束,代以“极限施压”,将朝鲜重新列为“支恐”国家;宣布对阿富汗增兵新战略,叫停对巴基斯坦反恐援助;重申对日韩等盟国安保承诺,积极提升美印关系;在元首外交引领下,中美关系总体稳定,被视为特朗普执政首年外交亮点。

这一年,“特式外交”最受注目的,莫过于自我削弱美国在全球治理体系中的地位: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制定进程,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还要求多国重谈双边自贸协议。美国一系列“退群”动作,令原本以华盛顿马首是瞻的西方世界一片哗然。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指出,特朗普执政首年最大外交成绩是与中国领导人保持了良好的工作关系,最大外交败笔是单方面退出一系列多边协定,损害了美国的经贸、公信力和国际形象。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执政一年来破了很多旧章程,但未立下任何国际社会认可的新规矩。美国“退群”但“群”仍在,国际多边治理继续前行。一年时间尚不足以判断特朗普奉行的“美国优先”能否“让美国再次伟大”,但显然加深了美国任性自私的“世界印象”。

内政:掌控和分裂

执政一年来,特朗普交出的内政治理清单内容满满。

在民生领域,特朗普运用总统行政权力放宽前任奥巴马医改部分规定,利用税改废除了强制纳保条款;针对阿片类药物滥用成瘾,宣布国家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查捕非法移民,暂禁全球难民和部分国家公民入境,收紧移民签证,终止“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取消海地、萨尔瓦多等国灾后移民临时保护身份。

在司法领域,获得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就任,令保守派在最高法院重占上风。特朗普还提名数十名立场保守的少壮派法官进入各级联邦法院,使得司法系统内的保守派力量大增。

在经济领域,特朗普促成了美国30多年来首次重大税改,并大力给美国能源开发松绑,废除了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清洁电力计划》。在减少政府监管方面,特朗普政府一年来取消、暂缓或简化了1579项法规。

在安全领域,特朗普大幅增加军费,签署了总额约7000亿美元的2018财年国防授权案,并把美军网络司令部升级为美军第十个联合作战司令部,将网络空间视为与海、陆、空和太空并列的美军第五战场。特朗普还亲任美国军火“首席国际推销员”,向盟友大力推销武器,并要求美国驻外大使都要为海外军售出力。

在科技领域,特朗普一方面着手大幅削减科学与环保项目预算、取消气候变化研究资金,另一方面下令重建美国“国家太空委员会”,宣布美国宇航员将重返月球,还准备研究2033年探索火星的可行性。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的内政治理清单表明,他是一名“掌控者”,既不弱势也没有被架空,懂得如何运用总统权力推行他所认定的政策。同时,他也是一名“分裂者”,其政策往往加剧了国内民意的对立。

一年来,特朗普绝大多数时候都能获得逾八成共和党选民支持,但民主党选民对他的支持率却很少超过8%。

(据新华社华盛顿1月17日电)

(原标题:执政首年 特朗普交出怎样的成绩单 )

 

来源:北京日报

文章评论